linhelin123

为爱的cp添砖加瓦

【TSN/EM】牙疼的吸血鬼(上)

Summary:牙科医生与来看牙的吸血鬼。


LOFTER敏感词太烦人了,没开车还被屏蔽……,被弄到没脾气

【TSN】那些可能会写可能不会写可能流产的梗

    整理一下我那些要写的可能会写可能不会写可能流产的梗。

    1.在某个结婚纪念日的晚上,Mark却仿佛忘记了今天是什么的特殊的日子,和往常一样爆肝码代码。

    敲打键盘的声音忽然停住,正在看经济周刊的Eduardo投来疑惑的眼神。

    Mark沉默了一会儿说:“Wardo,当我放弃代码的那一天或许就是我们离婚的那天。”

    Eduardo想这或许就是最永恒的承诺了吧。

    只是比不过代码这东西还是让他觉得不甘。

    2.还在大学的Mark收到了十年后的来自自己的邮件,从此之后每天都活在剧透中的人生。

    十年后的他胡吹自己有多厉害,还叫他多认识一些人,什么未来的助手啊,未来的CTO啊,COO。

    年轻版的Mark觉得自己不会搞经济,问有什么推荐的CFO。

    老马表示你问对人了,看见他的时候记得矜持一点,他会觉得你们气场合得来,还会来找你,他叫Eduardo,你要说我有个朋友也叫这个名字,不如我叫你Wardo吧。

    记得一定要说:“I need you.”后面别加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多说“We”少说“I”。

    总之就是老马教小马把男票的故事。

    3.Mark意外穿回到几年前的一个夜晚,那个他和Wardo决裂的夜晚,Mark想自己要把握住机会,别重复之前那个令人伤感的结局。

    然后在短短几分钟内他晃动这连续熬夜后不大灵光的大脑想出了好几套应用方案,只要Wardo一说我回来不仅是为了……他立马接上我知道你是为我而回来的。

    奈何计划赶不上变化,Wardo不说那句话了。

    ???

    谁动了我的剧本?

    (这篇应该是短篇,写一半了,就不记得放在哪了。)

    4. Mark是一群大长腿精灵里面的矮种精灵,Eduardo是矮人里面的高个子,两人在种族中备受歧视,一朝相遇,相见恨晚,一见如故……

    Emmmmm……

    5.天使是个专业

    天使与恶魔是两个专业,在通过考试前他们只是小翅膀,在正式入学之后才能转正为天使与恶魔,当然区别就是翅膀可以刷成白色或者黑色。

    Mark由于考试前浪了被调剂到天使,但他一收到入学通知书就丢一边去了,以为必过的却没发现他没过,然后就是开学和Dustin双双涂黑翅膀雄赳赳气昂昂的往恶魔班走的时候被拦住,见到了同样刷白翅膀却被调剂到恶魔专业的Wardo。

    于是就是救世的恶魔拯救网瘾天使的故事。

    6.Facebook是一个神奇的游戏,在那里你会有一个全新的身份来走向不同的人生。

    Mark是里面一个boss,准确的来说是一个非常讨人嫌的boss,经常发布隐藏任务,难度高还不说,必须要强制执行。

    直到某一天,有人说他还挺可爱的。

    无数人出来反驳。

    那人说想和他在一起,出去看飓风。

    谈恋爱了就不会瞎折腾了吧,于是全世界人民发来贺电。

    这就是一个谈恋爱,全世界都在助攻。

    7.约会大作战AU

    Mark是要毁灭世界的精灵,Eduardo是被临时选出来的救世主。

    Eduardo发现了自己拥有的特殊体质,那就是可以通过接吻,来封印(吸收)精灵力量的能力,并且将精灵受到致命伤恢复再生的能力。

    狗头军师Chris表示:“你要和Mark,并且让对方爱上你!”

    同时上场的还有狗头军师2号Dustin与妨碍者Sean。

就小小声问一下你们有人想要我写的文包吗,最近有空可以整理一下,没有就算了(●—●)

【TSN】甲方爸爸与我(完结篇)

    后续来啦,ooc警告。

    前请提要:Mark一觉睡回解放前,而Eduardo成了他的甲方爸爸,天道好轮回。

    10

    每日早起三问:

    ——自家亲儿子Facebook呢?

    ——在老家呆着呢。

    ——豪华大床呢?

    ——大餐都没有还想着大床。

    ——变成亿万富翁了吗?

    ——别睡了,醒醒,起来搬砖了。

    早晨打领带的时候,Mark忽然想起曾经他与Obama会面,也是这样不情不愿的穿上西装,作为亲民的体现,他应该像自己一样穿着兜帽踩着人字拖。

    只是那个时候的他虽然一日三餐不正常,但是想吃什么想要什么随便买,有钱任性。

    现在同样一日三餐不正常,工作忙的,没钱不任性,说话没底气,只能吃食堂阿姨手抖的菜。

    11

    工作后每日三省:

    ——我究竟是我是色盲还是甲方是色盲?

    ——修改有一次,就有下一次,然后就是成百上千次。

    ——我到底要不要辞职?

    直到后来他被甲方爸爸包养,开始惨无人道的精神性虐待同行。

    对对对,你说的都对。

    这个颜色很符合我们的要求。

    一遍不过第二遍也会过。

    12

    被Eduardo包养日常:

    每日早起电话,每晚睡前聊天,晚安语音,见面拥抱亲吻,定期出门溜达,定期约会,定期检查身体健康,看看心理医生,偶尔时候剪剪毛。

    就像他养狗时差不多。

    包养人跟包养宠物原来是一样的啊。

    13

    按照传统偶像剧《总裁爸爸与我》的套路,Eduardo会有一个前女友,而且他的前女友,应该是他的初恋情人,而且是他的白月光,然后因为各种不合,分开了。但是他的心中还想念着她,恰恰好Mark和他长得一模一样,于是就对他心生好感。

    Eduardo表示我不是,我没有,你胡说。

    Eduardo确实有一个前女友也刚好是他的初恋,他的初恋肤白貌美,眼睛又大又亮,还是双眼皮的。身材高挑,身为模特的她并没有宅男的小肚子,有一双傲人的大长腿,净身高一米七五,穿上高跟鞋将近一米九,比Eduardo还高,而且她酷爱穿高跟鞋。

    于是他们分了。

    14

    传统偶像剧《总裁爸爸与我》还有一种套路。

    总裁爸爸的爸爸发来贺电,一百万离开我儿子。

    Mark冷漠脸。

    1秒,2秒,3秒,好了,那边的Mark账户上的一百万到账了,可能会更多。

    一百万不够?拿了一千万就走!

    一千万支票啪的一下拍在桌子上。

    Mark嘲讽脸。

    等我回去了,我们对着砸,把你公司买下了改成乒乓球厅。

    然而Mark醒了并没有变成CEO Mark,所以干脆在Eduard父亲嘲讽声中放空自我。

    Eduard知道了这件事后有些伤心,怕他们真的会分开。

    Mark从网上抄了几句安慰的话回复过去,同时手上不停歇的把未来岳父?公公?公司的防火墙破解了,丢下几个木马,等了半个小时也没等到对方找到自己,只能无聊的抹去痕迹,继续奋斗logo大业。

    由于公司被黑,Eduard刚好撞到枪口上,被教训了,还被安排了几场相亲,忙的团团转,嘴角急的上火。

    Mark想了想把几个相亲对象电脑给黑了,随便拉了找了几个缺点给Eduard安上,觉得不够又把自己的黑历史塞了进去,做成一条新闻,一开网页就弹出来。

    现在才十点,离Eduard的晚安电话还有半个小时,Mark觉得他还可以做点什么。

    于是他把Eduard父亲公司的所有电脑给黑了,只能单机斗地主。Mark看向自己的手机,十几分钟后将会有一个人用憔悴的声音强装没事的说晚安。

他把电脑黑的连机子都开不了,即使经过专业修理也是一开机就关机,一关机就死机。

15

后来经过各种曲折,他们成功的在一起了,现在正在结婚。

好了,我们看到新郎挽着新郎的手入场,新郎先迈开左腿,右腿跟上,然后奇特般的左脚绊右脚摔了。

Mark恍惚的看着这一幕,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果然,下一秒Eduardo抬起头是一脸茫然,先是带着陌生的表情看着四周,最终定格到了Mark的身上。

他说:“恭喜。”

Mark回答:“同喜。”

“Mark,你结婚不应该这么回,你只要说谢谢就好了,不过我没想到你会邀请我,我很荣幸。”

Eduardo说话时带着礼貌的微笑,很陌生又很熟悉。熟悉的是他们在开会的时候,聊关于商业的事情(除此之外他们没有其他可以有共同的话题)Eduardo都是用的这幅表情,很有礼貌但不会再把自己表露在外面,陌生的是他不习惯,他喜欢Eduardo自在的笑容,把一切都写在脸上,比代码还好懂,而不是现在这张画上去的笑容,不论多久都不会改变一丝的弧度。

“今天是我的婚礼,也是你的婚礼。”

终于Mark看到了那张脸崩坏的样子。

“Mark,别开玩笑,我已经不是从前会被你随意戏弄背叛的人。”

Mark看着他强忍怒气,平静的说:“你不信我。”

“你有什么值得我相信?从前没有,现在也没有!”

Mark空白着一张脸看了他好一会儿,才回答道:“哦。”

“Wardo,我很伤心。”Eduardo撇嘴,Mark停顿了一下继续说,“我是人,不是机器,我会受伤。从来都不只是我单方面在伤害你,我们一直在互相伤害。”

Eduardo没说话。

Mark补了一句:“我不离婚,坚决不离婚。”

Eduardo气得想打人。

16

接下来就是经典剧本先婚后爱之霸道CFO爱上我(才怪咧

总之Mark和Eduardo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TSN】甲方爸爸与我

  这是一个甲方爸爸与我的故事,当花朵成了有钱人爸爸,而马总只是个一长期被虐的乙方小弟。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段子向,有毒向,极度ooc,这个脑洞困住我太久了,纯属放飞自我。
  
  01
  他曾经是世界上最年轻的亿万富翁,身家上百亿,足不出户也能赚取上亿。家里有几十亿家豪宅,几十亿个CFO……
  以上纯属虚构
  好汉不提当年勇。
  我们只关注现在。
  几百米的大床?
  假的。
  有的只是一米宽一米八长的木板床,连睡觉都(不)要曲着脚。
  一眼望不到头的别墅,进出门距离远的要做飞机?
  假的。
  走两步就能撞到墙,仅有一室一厅的标准单身汉标配。
  传说中随便摔的笔记本电脑?
  假的假的都是假的。
  破旧到开机花了半个小时,一开机就关机,一关机就死机。想砸电脑,这是公司的,要赔钱,据目前状况来看他赔不起。
  以上生活就是现在Mark 曾经是个有钱人爸爸 Zuckberg的愉快单身生活。
  
  02
  一觉醒来自己穿越到与自己同相貌同名字的陌生人身上,同人不同命。
  手机在滴滴答答的想着,有个备注名为初恋的发来短信。
  “我看了你的作品,我知道你很辛苦,但是经我们讨论后我们希望背景的颜色再深一点,你懂的,深一点的颜色更好看。”
  
  03
  Mark现在的身份是初出茅庐的设计师,没有让人叹服的作品,当然更没有让甲方不逼逼的能力。
  初次被怼的时候Mark直接拿起电话怼了回去,逼逼了半个小时后对方挂了电话。
  然后他就被领导训了半个小时。
  
  04
  甲方虐我千百遍,我待甲方如初恋。
  甲方爸爸Eduardo既温柔又多金,有着小鹿斑比的眼睛,蜜糖般的微笑,据说只要见到了他的微笑,心里只会想着你说什么都对,好好好,都听你的。
  Mark觉得谣言果然听不得。
  他曾经见到这个笑容有千百遍,最后一次在他的订婚宴上,他笑的很开心,眼中满满装着爱意,只对着他的未婚妻。
  初次见面非常尴尬,过程省略。
  结果是这个Eduardo不是Wardo。
  再甜美的笑容也抵不过Mark内心的吐槽。
  “这个logo再大一点。”
  “logo太大了。”
  “背景颜色换一个,就是那个天蓝色,天空的颜色啊,你看今天的天空颜色多好看,就是那个色。”
  “我要的不是普通的黑色,要五颜六色,你懂吗,五颜六色的黑色,那种意境,那种美,你是设计师怎么会不懂呢。”
  “算了,还是第一种好,就这样吧。”
  笑的和Wardo一模一样→你再笑我也不想改→改来改去还是第一款最好→好想打人
  
  05
  Eduardo是他新的甲方爸爸,新一任初恋,所以不管怎样都得忍着。
  爸爸说话很温柔,提意见的时候也是用商量的语气,时常说你才是行家,我只是从外行 的视角看,具体还是以你为主。
  emmmmmmm…
  具体以我为主就别说话,听我的!
  
  06
  事情好像有点糟糕。
  Mark把吐槽Eduardo的文章发到网站并点公开,而且被原主看到了。
  ……
  上次Erica Albright是怎么做的来着?
  
  07
  一个人知道了之后所有人都知道了。
  同行纷纷向他发来贺电。
  
  08
  初恋的样子有些奇怪。
  听说他在反思。
  反思的结果是经常把他拖出门到处走走尝尝。
  Mark表示他有啤酒汉堡电脑就能活。
  意见被驳回。
  
  09
  那么问题又来了。
  Mark手机里对Eduardo的备注被他看到了,他笑的好奇怪。
  我还要考虑一下?
  考虑什么,要不要换个乙方?
  热烈欢迎。

也许会有后续吧。

【TSN/EM】恶魔的三个愿望(一)

summary:这是两个互相暗恋的小可爱挖坑让对方跳的故事。
  
   00
  寒风里Eduardo被冻的瑟瑟发抖,不论是天堂和地狱的温度都没有这么低,他们更习惯把温度控制在身体适应的度数,除了个别地方。
  
  Mark说:“Wardo,我需要你的帮助,我看到了未来,The Facebook一定会风靡全球,而我希望的是你和我一起把它创造出来。”
  
  Eduardo微笑,“如你所愿,我会的。”
  
  第一个愿望达成。
  
  01 
  Eduardo是个即将转正的恶魔。
  
  只需要那么一点小小的运气,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他把手按在胸口,试着想象心跳加速的紧张感。
  
  然而内心却毫无波动的Eduardo决定去寻求一位传说级别的恶魔的帮助。
  
  传说级别的恶魔现在基本是可以说是珍惜动物。几乎无法近距离围观,自从一千年前的海选比赛后再也没有出色的选手,即使现在有几个异常活跃的鲜肉型恶魔也无法当选,多数恶魔总是怀念从前,觉得一代不如一代,尤其是现在是和平年代,大家都活的安逸,恶魔所能蛊惑的又少了许多,没愿望怎么收获灵魂。
  
  而他面前的这位恶魔,是个地地道道的家里蹲,比起其他恶魔勤奋的往人间跑,这位更喜欢蹲着家里。千年不出门,一出门就要干一件大事。在千年前的战乱时期,收获了上千的灵魂。
  
  听说他还准备开发一款新项目,在家就可以收到灵魂。
  
  这位传说级别的恶魔,再看了一眼他后说:“是你要参加职业恶魔考核?”
  
  Eduardo点点头。
  
  恶魔蹲着帘子后面,Eduardo只能隐隐约约看见他佝偻的身影。
  
  恶魔突然开口说:“你再站左边一点对就是那个监控器的下面。”沉默了好一会儿,他又说:“不行!”
  
  “为什么,你还没看过我的简历。”
  
  “你长得太好看了。”面试官说道。
  
  ???
  
  好看也是错?
  
  恶魔就不能长得好看?
  
  面试官似乎听到了他心中所想,说:“大部分恶魔都长得不怎么样。你来这之前也去名人馆看过了他们的画像了,丑才是实力的一部分。”
  
  ……
  
  那里画像里的恶魔长的不是脸红脖子粗,就是大鼻子歪嘴巴,还有大多数把头发染成绿色,不过驼背的恶魔真的太不如眼了。
  
  恶魔低声说了几句话,Eduardo没有听清楚。但是帘子后面又传来了另一个陌生的声音。可能是在用什么秘术在和其他人聊天。
  
  忽然面前闪了一下,一座人间大学的图像显现在他的面前。
  
  快速传说级别的恶魔能把图像弄得如此的清晰。
  
  “这是投影……”
  
  新的魔法吗?
  
  “不……”恶魔沉默了一会,似乎在酝酿,等会儿要说的话,“你会写代码吗?”
  
  代码是什么?
  
  Eduardo很诚实地摇了摇头。
  
  “那你了解计算机吗?”
  
  这似乎是人类新发明的产物,不过他还是不大懂。
  
  “第一台计算机的产生于1946年2月14日,在美国的宾夕法尼亚大学,距离现在已经有几十年了,算了,你的英语还不错就是带了点口音,看过去挺聪明的,就犹太吧,对着镜头笑一下,别闭眼,头向右偏一点,emmm笑的太甜了。”
  
  帘子后面递出一打纸。
  
  那只手消瘦,却很细长,骨节分明得像皮包骨,恶魔都如此缺乏营养吗,Eduardo想着未来的生活,接过他手中的资料。
  
  “我会推荐你去上帝恶魔联合学院,你需要报班赶个进度。你太落伍了。”
  
  Eduardo看着上面一排的计算机课程,他觉得恶魔太先进了。
  
  离开后,Eduardo如恶魔所要求的勤勤恳恳的在学校里上课,他很聪明但似乎与计算机犯冲。
  
  他翻着新买的翻盖手机报了金融系。
  
  03
  要想成功转正成为正式员工需要诱惑到一个人类的灵魂,让他许下三个心愿,才算考核成功。
  
  Eduardo对于恶魔的三个愿望的条件其实了解不多,只知道要与人类签订契约,如果人类向恶魔许了三个愿望,在恶魔实现这些愿望之后就可以依照合同收走他的灵魂,同时每实现一个愿望,便可以收走那个人类的一样东西,重要与否就要看恶魔自身的能力大小,如果是那个人类傻非要给的话那也没办法。
  
  三个愿望看着简单,但现在不同以往,人类现在依托他们恶魔的很少,更别提现在的人类精明的很,许了一个愿望就对你说拜拜,仅仅付出一点点小代价就实现一个愿望,更别提要献出灵魂了。
  
  Eduardo忽然有些担心。
  
  04
  室友邀请他参加一个聚会的时候Eduardo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聚会能让他碰见更多的人。
  
  要选一个人类真难,不是喜欢自力更生就是喜欢混过一天是一天,天哪,他们还只是十几二十岁的年轻人,怎么可以这么没志向。
  
  
  Eduardo被声响震的耳朵疼,果然,他还是喜欢几百年前轻柔的音乐,教堂的圣歌也好听。
  
  这里人多的让他窒息。
  
  人的脸上浮现着欲望,他们看的是极为容易上钩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没有想要与他们签订契约的欲望。
  
  Eduardo奋力的拨开人群向角落走去。
  
  忽然有个人拍了下他的肩膀说:“嘿,你长得真好看,第一次见到你,我还以为见到一个天使。”
  
  Eduardo笑了笑说:“我可没有翅膀,你好,我是Eduardo。”
  
  “我叫Dustin。”Dustin看了一眼周围,“看来你很受女孩子的欢迎,我连女孩都小手都没摸过,除了在广场上以为碰到。”
  
  Eduardo失笑。
  
  “Dustin,我拿个啤酒的功夫你都能和七个女孩聊上。”Dustin的朋友领着啤酒向他走来,“这聚会太无聊了,在这浪费的时间都够我看十集星际迷航了。”
  
  “不是你要我带你出来的吗?是谁说的要和我一起脱单,是谁说不想成为kirkland最后的两个处男之一。”Dustin咬开瓶盖吨吨吨的灌着。
  
  Eduardo的眼光不自觉的飘到那一坨卷毛上,软软的,摸的一定很舒服。
  
  手痒。
  
  好想摸。
  
  心在扑通扑通的跳着。
  
  他恍惚间想起他的心已经被恶魔作为实现愿望的代价取走了。
  
  这是薅毛的意念吗?
  
  他想他找到了。
  
  那人咬着啤酒口说:“你好,Eduardo,我是计算机系的Mark。”
  

新年快乐,手机打字好累啊,祝大家追的cp都有售后,掉的坑都被填,喜欢的作者天天日更~

Mark蛙

Eduardo养了一直蛙,朋友劝他养的。

最近他时常上火,公司里的年轻人不是养纸片人就是养女儿,专注着给游戏氪金却忘了自己是个奔三的单身狗。公司里的姑娘给他说烦了,捧着凉茶推荐了他一款养蛙的佛系游戏,降降火。

那只蛙的名字叫Mark。

Eduardo想了整整两天的名字,最终在看到报纸上“知名富商Mark半夜遛狗被狗遛到河里”,不知怎么的就拍板下来。

Eduardo很苦恼。

Mark总是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就出去了,也不和他说一声,万一遇到什么危险呢?

还好没多久又回来了,捧着本《计算机入门指南》在看,头一点一点的,双眼迷蒙,突然头一歪,睡着了。

Mark在家里宅了好多天,就点着一盏昏黄的小蜡烛,捧着本书看,还时不时在那写写画画。别人家的蛙都快把全世界给溜达完了,明信片寄了一堆回来,连儿媳妇都牵回来了,他家的蛙自从捡到那本书之后就进化成资深宅蛙。

后来有一天,Mark爬下床收拾着他准备的小包出门了。

Mark出门的第一天想他……

Mark出门的第二天,寄回来一张和蝴蝶Sean玩耍的明信片……

Mark出门的第三天,小屋的灯还是暗的……

……

Mark出门的第十天,半夜里,小屋的灯亮了又暗,屋子还是那样的安静冰凉没有蛙气,一切布置的和他离开前一模一样,除了小木桌上留在的一张署名为“M”的字条。

“等我”

Eduardo等了一天又一天,在半年后卸载了。

他还是没有等到他的蛙。

他想或许他的蛙在外边找到了朋友,也许是女朋友也许是男朋友,大概就是那个就Sean的蝴蝶吧。

Eduardo不知道的是在他卸载后的一天,Mark回来了,背着他的小布包,里面是他想送给他的Wardo的电脑。

这次换到Mark等了一天又一天,小蜡烛明明灭灭。

再也没有人为他摘四叶草做护身符了。


文很短,别嫌弃……

我一直找不到四叶草啊,儿子啊,你什么时候回来,阿妈好担心你(T_T)

男朋友情商太低怎么办?






突然很想写Mark一朝穿越成乙方小弟,然后被甲方爸爸花朵各种虐(我要的不是这种黑,要五颜六色的黑,你懂吗,你们这种人怎么就怎么不开窍,字再大一点,太大了,再小一点)

嘿嘿嘿嘿,有毒向

有个情商低的男朋友是什么体验